阿尔忒弥斯

时间:2015-05-22 09:51:56作者:人气:

 

阿尔忒弥斯
□1702 张子玥
清楚地记得应该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手握着爸爸妈妈的掌心,抬头,在黄昏和黑夜交际处,看见一片独自行走的云。漫天的云里他被细长的金色严肃的缠绕着,丝带状。金和灰白对比鲜明,我敢保证当时没在做梦。
还看到过月亮那张没有表情的人脸,告诉谁都不相信。几年后回想起来忿忿不平,到现在只剩下一点点诧异。的确是清晰的没有表情,不同于独行的云,嚣张的杵在最显眼的地方——少女一样垂下双眼,又有一点老成的气韵。无论是高山、平原、天体运动都随意。那的确是一张处变不惊的脸,饱受摧残,一息尚存。

  那云估计是见不到了,月亮上阴影区域偶尔还分得清五官,但大多时候松散的彻底。你我感受和夜里不可替代的圆形带来的舒适感,吸收它温柔的光,想象轻抚着的柔软,为什么不把它松散的心当做形状呢?
 
 
赵翔老师点评:当你写作时,你和文字是一体的,当这个世界只有你们,他会带你去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方。放松自己,你会写的更好,何不把它写成一首诗?最后一句不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