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州腾博会官网诚信服务

基本良知与道德审判

—— “小偷落水该不该救”之我见

作者:语文组 余春柯

现代人好像被“农夫和蛇” 的故事吓怕了,不敢轻易施救,救人之前要得掂量一番。前不久,四川一小区中,一小偷行窃未遂,被追堵时,慌不择路跳下河中,挣扎十多分钟最后不幸身亡,围观者有的拍下视频,有的也呼喊救命,但最终无一人施救。究其原因,是人们痛恨小偷的不良行径而不愿为之。当然,小偷的行径我们是十分痛恨,那么具有不良行径的人就不该有被救助的机会吗?现实生活中,不知不觉,我们的良知被附加了太多的东西,比如,这种救人之前的道德审判:他是小偷,所以我不救。于是,推理出了:他是陌生人,所以我不救;他职位低、他是穷人,所以我不救……

但恰恰相反,我认为,无论为人立事,还是构建和谐社会,人们应该基于良知伸出手,而不是急于去道德审判。

基本良知高于道德审判,铸造大格局的爱。我们祖宗的教诲都还记得吧?孟子云: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,意思是赡养孝敬自己的老人,也赡养孝敬别人的老人,抚养教育自己的孩子也抚养教育别人的孩子。这是一种大爱,但这句话有没有加这样的注解:如果别人的老人坐过牢,我们就不去赡养他;如果别人家的小孩没有礼貌,我们就不去疼爱他。儒家思想的“仁政”就是基于这种基本良知的大爱。墨家的“兼爱”思想更是如此。圣经教义“爱一切人”也是如此。社会在进步,我们呼吁人们这种良知多一点,再多一点。当汶川地震之时,我们搜救废墟下活着的人,难道必得问一问:你是不是小偷?

法国作家雨果《悲惨世界》一书中,神父救助了走投无路的的苦役犯冉阿让,但他却偷走了神父的银烛台。当冉阿让被警察搜出银烛台而即将被逮捕入狱时,神父为他辩解说这是自己送给冉阿让的。这个以德报怨的善举,让冉阿让心生感恩,自此弃恶从善,后来成为大富翁、市长,又帮助了无数穷人。试想,如果神父先进行道德审判,因为冉阿让苦役犯的身份便不去帮助他,那么冉阿让会成为什么样的人?社会会因之受益吗?所以,当涌泉之恩并不思滴水之报,当慈善救助不为名利之报,才是至善,才是大格局的爱。

基本良知先于道德审判,检阅高境界的人生。

1985年,28岁的方俊明为救一个假装落水的顽童,造成颈椎骨折而高位截瘫。但是被救男孩的家庭始终不愿出具书面证明,导致方俊明无法得到见义勇为奖励而只能被定为“工伤”。经历了太多磨难的他,见义勇为的行为最终28年后才得到确认。但他说,他从来没有后悔过那次行动,有没有得到确认,他都活过来了。按普通人的想法,方俊明真傻,跳水之前就没有判断一下,落水的顽童是假装的吗?而这一家人是没有良心的吗?就这么出于天然良知的一跃,却彰显了如此高境界的人生。

例子不胜枚举。支教老人白芳礼,一个退休职工,蹬三轮车谋生,曾捐款35万,资助300多个孩子上学。他在资助别人的孩子上学之前,难道经过了多方论证,确认这300多孩子的每一个必须品学兼优?事实上,他从没有打听过学生的姓名,也从没有想过回报。2005年,他被确诊为肺癌晚期,也从没有要求他捐助的孩子来看看他。不图任何回报的捐助,使我们看到了白芳礼老人崇高的品性,位卑之民却拥有高境界的人生,成为感动中国的人物。孤寡老人刘盛兰、磨刀老人吴锦泉、茶楼卖唱的郑州人王宽都同样以弱肩肩道义,用善心寓良知,谁不为之唏嘘感叹!

基本良知重于道德审判,社会的和平稳定才得以实现。

十年文革,有多少人被迫脱离父子、夫妻关系,有多少无辜的生命被戕害,有多少人浑水摸鱼充当打手,又有多少人卷入是非之中,但能基于良知从不害人?杨绛女士的女婿王德一被安上“炮打林副统帅”的罪名,被迫交代反革命阵营名单,但他知道这必须捏造,就不愿害人竟选择了自杀。文革中“王德一”何其多矣!但打着“爱国爱党”的旗号批斗别人的造反派们更多!如果从基本良知出发,他们能举起手中的屠刀吗?敢于说真话的巴金先生反思文革的《随想录》最早连载于香港的《大公报》时,有人企图阻止刊发。出版家范用先生闻知十分生气,决定在国内率先由三联书店出版,保证不删改一字。范用先生这种敢于吃螃蟹的精神,是基于他真与善的良知,而不是基于片面的道德审判。这也使范用先生不仅赢得了世人的尊敬,也形成了三联书店求真求善的风格。

如今危害国际和平的此起彼伏的恐怖袭击事件,大都是民族主义者、宗教主义者在作祟,他们从自己的道德审判出发,去打击报复伤害别人,却把基本良知抛在脑后;中国食品安全如此严重,也是太多的人拜金贪婪把基本的良知抛在脑后。小偷落水无人施救,虽咎由自取,但周围人也是把珍爱生命的基本良知抛在脑后!

因此,当有人需要帮助时,我们应当基于良知伸出我们的友爱之手,而不是急于审判该不该、值不值,这样人与人之间会更友爱,我们的社会才会远离冷漠,更加和谐。

路曼曼其修远兮,让我们彼此共勉。


地址:郑州市中原西路与桃贾路交叉口 联系电话:0371-66120707(校办公室) 0371-66121999(教务处)
招生邮箱:zzlhyzjwc@126.coom 豫ICP备16028551号-1